三甲服务小说 > 都市言情 > 书生有种 > 273 杨芷兰:若我未归,勿以为念

273 杨芷兰:若我未归,勿以为念(1 / 1)

另外,苏贤的“泡妞利器”糖果,竟意外的吸引到了一个异端。

那就是他的同窗兼好友林川。

前两天,林川曾半夜翻墙逃出乐寿县县学,跑来找苏贤,就为了讨要几颗糖果。

苏贤心想,左右也就这一个朋友,又看在以前林川曾大力帮衬过苏贤的旧事上,便给了他十颗糖果。

并叮嘱他要慢慢的吃,别一下子耗费完了。

毕竟,从兰陵公主哪儿明着暗着私吞糖果,可不敢私吞太多,嗜甜的兰陵公主对白糖和糖果格外宝贝呢。

因为原料,也就是甘蔗,在北方真的太少见了。

自古物以稀为贵。

林川当时答应得好好的,可结果第二天苏贤醒来,就收到好几封城内青楼粉头、花魁的邀约,说想请苏贤品茶赏花。

苏贤纳闷,他是知道的,想要那些花魁、粉头放下面子主动邀约一个男子,没有那么简单,而苏贤从未与她们有过接触。

后来一打听,才知道昨天晚上,林川得到糖果后便赶去了青楼,用糖果这等稀奇珍贵的宝贝儿赢得了一位花魁娘子的青睐……

然后,这事儿一夜之间便传开了。

林川醉酒之后也透漏糖果是从苏贤这儿得到的……于是便有了城中一众粉头、花魁集体邀约苏贤之事。

这个损友!

现在这座城,还是乐寿县县城,但同时也是瀛州州城,各方面的规格都拔高了一大截。

加之兰陵公主的大军及临时衙门驻扎在城外,那些属官、将军都是神都来的人,对娱乐方面要求甚高。

于是乎,城中娱乐产业又拔高了一个等级。

那些粉头、花魁,早已不是苏贤口中的“歪瓜裂枣”,她们专门从神都搬到瀛州,姿容样貌、琴棋书画等样样拔尖,在附近几十个州县享有盛名。

所以说,苏贤能得到粉头、花魁们的集体邀约,可是说是极为长脸的一件事。

然而苏贤并未赴约。

因为他很忙,没空。

……

总之,糖果的确是一件利器。

苏贤并未忘了身边默默保护着他的杨芷兰,她虽未主动开口要糖果,但苏贤都记得定期投喂。

杨芷兰一身身手出神入化,简直就是他的第一大助力,不容有失。

日常的贴身保护就不用说了,单说陈可妍窝藏在他家中一事。

若不是杨芷兰的存在,单凭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苏贤,还不得被陈可妍三主仆给玩儿得团团转啊。

反客为主都是轻的。

还极有可能被带去南陈……

杨芷兰的作用真的太大了!

……

两人回到房间,苏贤下意识望向靠在墙上的木梯,那是通往隔壁柳蕙香香闺的入口。

杨芷兰也扭头看去,心头不由缓缓松了一口气。

可是苏贤忽然回头,看着她笑道:

“今晚难得好景,我就不去隔壁了,留下来陪你赏月怎么样?”

“……”

老实说,苏贤有一丝丝愧疚。

当初他答应过杨芷兰,要帮她走进正常人的生活。

可是,自从有了柳蕙香之后,苏贤便经常“夜不归宿”,让杨芷兰一个人“独守空闺”。

“不!”

杨芷兰摇头。

见苏贤面露诧异,她便有些急切的补充道:“柳夫人想必在等着公子赏月,公子去吧。”

苏贤想了想,点头答应下来。

杨芷兰话不多,所以每一句话都发自内心,都是凝练之后的精华。

她既不想赏月,那便不用勉强。

苏贤爬墙去到了隔壁。

杨芷兰目送着他,直到苏贤消失在洞口中好久之后,她才转身去到书房,备好笔墨在纸上写道:

“发现城头有异,我去查看,勿以为念。”

搁下笔,她想了想又提笔补充了一句:

“若我明日未归,不用外出寻找。”

“……”

搁笔,吹干墨迹,将写有字句的部分裁下,变成一张小纸条,然后回房。

她用一只茶杯将小纸条压在桌面上,然后换上黑色夜行衣。

待一切准备妥当,她从贴身的衣兜中取出那三颗糖果,凝神看了一会儿,又将它们放回去。

接着从苏贤床底深处取出一只小木箱,打开,里面安安静静的、整整齐齐的躺着一大堆铜钱。

黄橙橙的,崭新宛若刚刚压铸而出。

杨芷兰取出一串一串的铜钱,席地而坐,一枚一枚数去,刚好八百枚整!

将小木箱的盖子合拢,夹在腋下,走向窗户。

即将跳窗之前,她忽然顿住,扭回头来,缓缓转动脖子,将这间屋子从左到右看了一遍,眼神深处闪过一抹不舍。

然后抬眸,看着苏贤出入无数次的洞口。

“愿你和柳夫人白头偕老!”

默念完这句话,杨芷兰嗖的一声飞出窗外,隐在夜色中消失不见。

……

苏贤的二层小木楼,位于瀛州城东南角的城墙根下。

这个位置很差,阳光不好,空气条件也不怎么样。

但还不算最差。

最差的是柳蕙香所居住的木楼。

它位于苏贤家宅的右边,紧紧挨着城墙……当然也只有这样的地方,才能容许名声不好的柳蕙香苟活于世。

苏家家宅的左边,以及左边的左边,连着三五幢木楼都是闲置的,无人居住。

原因嘛,一是因为这个位置本来就不好,二是因为柳蕙香的名声……

比如苏贤家宅左边的废楼,苏贤曾在里面杀了内卫小阁领,但却无人知晓,因为至今为止都没有人开门进去查看过。

自那晚之后,这栋废弃的木楼便又陷入无人踏足的窘境。

直至今晚,它终于迎来一个不速之客。

这个不速之客,正是跳窗而出的杨芷兰!

无声无息,杨芷兰落在二楼的客厅中央。

明亮的月光从残破的窗户透入,穿过随风而动的蛛网,映在灰尘杂物满地的地面。

没有透入月光的地方,便是一片漆黑,这种黑洞洞的地方更多,起码占到了百分之九十的面积。

黝黑的背阴处,宛若藏着魔鬼,教人心里恐惧。

但杨芷兰不怕,她本是行走在黑暗中的杀手,对这种环境感到熟悉与亲切。

借着朦胧月光,她看见了一片相对干净的区域,便抬步走过去。

她的脚步很轻,但这间破败的屋子更是静悄悄,以至于很轻的脚步声是唯一的声音来源……

阵阵腐朽的气味钻入鼻孔,但杨芷兰的脚步丝毫不停。

她记得这片相对干净的位置。

因为内卫小阁领就被苏贤杀死在那里。

事后经她之手打扫……所以显得稍微干净一些。

到了。

驻足。

朦胧的月光中,杨芷兰站在那里默立一会儿,然后动作轻缓的躺了下去,位置及姿势一如那天晚上被杀的小阁领!

那只装了八百枚铜钱的小木盒,被她紧紧抱在怀里。

她仰面朝上,面色平静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。

最新小说: 赵浪穿越秦朝 重生之矿业巨头 娇宠小青梅 从九岁开始谋划称帝 晋砺 大佬的大佬甜妻 相亲相到idol选秀节目 学霸跑偏了 海洋美食教父 开局劝刘备去南阳